弱水三千小说_散文吧

关于弱水三千的文章

弱水三千的文章分类→ 作文 散文 诗歌 小说

散文吧网站关于弱水三千的文章专题。

关于弱水三千的文章列表

  • 三千繁华

    br>、烬 南疆之王 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被父王认为是一个没有野心的人。我只希望在自己的世界中平静地度过每一分一秒,如同南疆的一样温和,无欲无求。...

  • 爱成昨

    我是个单身女人,而且颇有风韵。曾经有很多男人用不同的语言形容过我,但让我记住的只有一个叫W的...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那个痴情的红楼公子,若投胎今世,还会如此决绝吗?

  • 冥捕之夕魅

    欲斜靠在华丽的雕花玉栏上,接受万人叩拜,碧玉杯在手中辗转回,烈酒入腹,却只觉得荒凉入骨。二 ?我留下来,只为这一巴掌 ?我叫夕魅,一只修行一四...

  • 白霓裳

    弄笙白净俊朗的脸庞此刻黯淡下来,抚着雨吟如瀑长发,喃喃道:“弱水三千,怎奈你只饮一瓢。“是白霓裳,是那个妖女害死了楚泓哥哥,我一定要把她揪出来,为楚泓哥哥...

  • 清风掀起桃花红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即使信誓旦旦,终究也是过眼云烟。女孩名叫南宫嫣,一条淡紫色长裙,让她的忧伤更加浓重,凡已经离开了,算是背叛吗?她不知道,凡走时只留了一...

  • 三侠闯博山

    雀雀行者在两广打拼多年,为人正气仗义,英雄豪杰多来归附,遂在广州府创建了一座规模宏大的“巴陵武馆”,常带馆众将恃强凌凌的地痞流氓教训得哭天喊地。自此广州府内...

  • 缘定三生,只因前世未了情

    他的举手投足,让她觉得无比诚恳,他的凝眸又是那样的真,三千世界,永恒一刹。她记住了那双眼眸。他终于缓缓松开手,仿佛丢开一生。“去罢。往后小心点。他叮嘱。...

  • 轻轨转角的旧时光

    弱弱地回答。我给你买了核桃粉,放在你的屋子里了,我看你最近每天都学习到很晚,怕你太累。爸说话的时候脸上有淡淡的歉意,我突然很难过,我的父亲并不知道,我...

  • 江城子

    淡淡的微笑现在一张清矍的脸上,十四岁的苏渠英俊不减,弯腰提起地上的柳篮转身离开,身后微风袭袭拂起了数枝柳,一座孤坟静静地伫立在烟旁。不思量,自难忘,...

  • 七杀

    楔子 仁宗在位的数十年天下太平,帝王晚年的不勤勉各方臣子的贪婪和百姓们的懒惰使得王朝的情况急剧日下,虽有个神秘的家族保护王朝,但是听说他们的主人是“杀破狼”...

  • 八方名动

    翌年月,文宗图贴睦尔遣使奉皇帝玉玺北迎明宗和世梀,让位于他。同年八月,明宗南下,设宴慰文宗及诸王。燕铁木儿使计酒中下毒,明宗暴卒,文宗复位。年之后,病逝于上...

  • 剑殇

    “我是篱人,我等你三千年了,我会带你离开…”我的前面出现了一个女子,那个我梦中唱《离人》的女子,她冰冷,秀气,灵动,像一弘澄澈的,她是我的剑灵,我是她的主人。...

  • 会飞的盆子

    许多老妇孺就死在逃荒的路上了。用大哥的话说,这就叫哀鸿遍野、饿殍盈路了。盆子放牛的这家财主却哪里也不去,他认为,“一动不如一静”。他让人把村子周围筑起了...

  • 征途雪域

    心痛,往事成仇,躲过言亦难逃。飞随雪走上一道山岗,过了山岗,长安便在眼前。飞与雪相识多年,却很少能谈到一起,此时两人虽在独处,却也只是彼此静默着缓步往前。...

  • 花领丽人

    然后,就咒骂触摸她的男人八遍,痛哭流涕夜,后悔自己失职没为孙浪子守好贞洁,默默乞求孙浪子的宽恕,原谅她的不慎。倪拜拜把为孙浪子守身如玉,当成自己恪守不渝...

  • 鱼肠记

    一传十,十传百,百而而万,久而久之,“阙钺”渐成江湖新神话。他便是在这个时候以阙钺之父的身份粉墨登场,既有名剑客乙为他佐证,年逾冠的他自然立时...

  • 谛听

    不是不佩服这样的理想和勇气,但至清则无鱼,在这里,没有奢侈的玉壶可为谁珍藏一片冰心。为史者,若无人祸,则有天刑。一代代来到史馆的少年如此皆然—渐渐失去锋芒,...

  • 回龙观

    半仙这才张开嘴,用极的声音说:“天宝儿,你过来。天宝战战兢兢地来到爹跟前,就听爹说:“天宝,你听着,爹死后,你就把爹埋在河西那片洼地上,这是爹五年前就选...

  • 我就是画皮里的那只鬼

    我脱下人皮,摊开来,执起画笔,忆着画中我的模样,一笔一笔落下去… <br>弯眉杏眼,肤如凝雪,眼波似,似笑未笑,未语含羞。我呆呆的注视着面前的那张美人皮,...

  • 捉奸

    西门听得出,武二这最后一句底气明显下来,透着几丝怯意,于是胆子瞬间大了一圈,说何来告你?我只是知会衙门,你欲不利于我。武二醉意顺着鼻孔飘走了,心想这腌臜货如何...

  • “草根”情结

    柔和的月光把小米的身影拉得更加的纤纤弱弱娉娉婷婷,喧闹了一整天的县城这个时候也好像感觉到了疲劳似的开始慢慢地走向沉睡,只有街道的路灯强睁着眼睛在行使自己的使命,...

  • 杀人王

    那一年,范元才二十二岁罢,郑胜想,年之后,他迎娶晚娘…那么,今年他该有三十岁了,真是岁月无情,若是当年的范元听说此事会像今日这般犹犹豫豫么。“郑兄,想...

  • 星涟谱

    只见那人手持金枪,身着青丝铁甲,鬓间发丝徐徐垂下,竟是还未冠之人。没想到诺大的天王帮中竟也开始招收年龄如此小的少年,看来杨铁心早已深知当下的天王帮江河日下的惨...

  • 进山去

    家乡的那可爱的土地呀,孤寡老来耕作产出有限的粮食把自己和孩子的孩子、老人们供养。走过很长很长田埂简易公路迎面飘来一对年轻的夫妇,男人抱着孩子匆匆赶往集镇上...

  • 程青云,步青云

    不知为何,几日前我还感叹,长安的三千繁华,今日,却是万分的厌倦。细细想,终于发现,没有青云,三千繁华不过是过眼烟云。此时此刻,我有生以来最深切的感到,什么叫,情...

  • 阿木镇轶事

    突然有那么个时候,有人将心思瞄向了学校,既然担待不起三千两千的彩礼嫁妆,何不让小儿小女在学堂里自由去找呢?见过世界的人说,自由恋爱在外边盛行得很,做父母的无权...

  • 何处杜鹃啼不歇

    仆妇四十人,照顾着府中各色事务,其实真正的主人只有凝眉与父亲两人。随着思绪飘飞,凝眉脚步不觉放慢,坐在竹林中一块汉白玉墩上发起呆来,身上萼梨绿的衫子恍若轻...

  • 新迷你英雄传

    晓勉停住脚步,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奥妙”:原来是一个身强力壮的拉客大汉在揍一名年少体的摩托出租新手。挨揍的男子年纪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看起来好像一点...

  • 六颗手枪子弹

    说完,我径直地走到窗边,把米黄色的落地窗帘轻轻地拉开,一束阳光透进来,落在宽大的桌上,朱红色的梨木扶手把这张价值八多元的意大利进口牛皮转椅点缀得格外高档。...

  • 猎犬队里的羊羔

    她亲眼看到今天又有个队友被装进车里,那些被队伍弃下的东西也被塞进车厢运走了,什么瓜果梨桃,挑担筐箩的,他们都不会放过。朱玲珑心疼哪,疼她那辆手推车和耐用的煤炉...